罗马教皇时隔20年访问加拿大,为教会学校“原住民无名坟墓事件”道歉

  【编译/观察者网 陈思佳】

  “我等了五十年才听到罗马教皇的道歉。我感到高兴,DànYě感到悲伤和麻木。”

  自去年5月以来,加拿大多处天主教寄宿学校旧址的无名墓穴中发现了超过1000具遗骸,其中多数是死去多年原住民儿童。这一发现震惊世界,也再次揭露加拿大政府在过去一个多世纪里对原住民实行文化种族灭绝的罪恶历史。

  由Yú这些Nüè待原住Mín儿童的Xué校多由天主教会运营,这也迫使罗马教廷做出了迟到数十年DeDào歉。综合路透社、《纽约时报》7月25日报Dào,Luó马教皇方济各当天在加拿大阿尔Bó塔省的原住Mín社区马斯克瓦西Sī(Maskwacis)发表讲话,他Chéng认Jiào会寄宿学校残酷的“同化教育”Shì一种“灾难性的错误”,并对Jiā拿大原住民做出了“历史性道歉”。

  

  当地时间7月25日,戴着原住民羽毛头饰的罗马教皇Fāng济各亲吻一位加拿Dà原住民领袖的手 图自外媒

  路透社指Chū,这场为天主教会历史罪行道歉的访问之行,也是自约翰·保罗二Shì2002年访问加拿大以来,罗马教皇时隔近20年后首次出访该国。在讲话结束后,方济各还获得了一顶原住民的羽毛头饰,它Shì原住民社区“名誉领Xiù”De象征。

  但姗姗来迟的道歉也让加拿大原住民“五味杂陈”。一位名叫伊芙琳·科尔克马兹的寄宿学Xiào幸存者直言,她等了五十年才Tīng到教皇这句道歉,她对此感到高兴,却也无法摆脱悲伤和麻木的情绪。马斯克瓦西斯的原住民酋长Zhī一威尔顿·利特查尔德则表示,他盼望讲话能够给后人带来“真正的治愈和希望。”

  更多Yuán住民则认为,仅仅只是道歉并不足以抚平教会寄宿学Xiào暴行带来De创伤。路透社称,许多寄宿学校幸Cún者和原住民领袖都表示,他们还希望能Děi到实质性的补偿,包括归还被传教士送往梵蒂冈的原住民文物、追究施虐者的责任、向受害者家庭做出经济赔偿等。

  罗马Jiào皇做出“历史性道歉”

  据《Niǔ约时报》25日报道,方济各在当地时间25日上午造访Liǎo马斯克瓦西斯De一处教Huì寄宿学校旧址,用西班牙Yù对加Ná大寄宿学校幸存者和原住民社区Chéng员发表了讲话。Tā承认,教会寄宿学校的强迫同化政策是“灾难性的错误”,对原住民儿童的虐待行为是“可悲的邪恶之举”。

  

  《纽约时报》:方济Gè为对原住民造成伤害的“邪恶基督徒”乞求宽恕

  “怀着羞愧和毫不含糊的心情,我谦卑地请求你们原谅这么多基督徒对原住民犯下的罪行。”方济各说,“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Xiàng你们忏悔的第一步就是要再次请求原谅,再次告诉你们,我深感抱歉。”

  方济各称,许多基督徒支持压迫原住民的殖民思想,他对Cǐ深表歉意。“天主教会和相关宗教团体的成员通过合作的方式,参与了当时的Jiā拿大政府推动的文化破坏和Qiǎng迫同化项目,最终在教会寄宿学校系统中达到顶峰。对此我请求你们的宽恕。”

  他还强调,即使要冒着“揭开旧伤口”的风险,牢记历史的创伤也是正确之举,“我们有必要记住,包括寄宿学校系统在内的同化政策是如何对这片土地上De民众造成毁灭性影响De。我感谢你们让我明白了这一点。”

  但Fāng济Gè也同Shí表示,请求原住民De原谅并不代表事件就此结束,他希望能开Zhǎn进一步的调查,并寻求“具体的方法”来帮助寄宿学校幸存者走上“治愈Yǔ和解的道路”。

  

  当地时间7月25Rì,方济各在Mǎ斯克瓦西斯发表讲话,向加拿大Yuán住Mín致歉 视频截图

  美联社称,对于方济各的姗姗来迟的道歉,台下原住民听众De情绪Duō少有些“矛盾”,一些人在台下为方济各的讲话鼓掌,另一些人则留下了眼泪或Shì保持沉默。

  在方济各的演Jiǎng结Shù之Hòu,厄米尼斯金克里部落(Ermineskin Cree Nation)酋长威尔顿·利特查尔德(Wilton Littlechild)为他戴上了一顶原住民的Yǔ毛头饰。美Lián社称,这是原住民社区的“名誉领袖”的象征。

  

  戴着原住民羽毛头饰的方济各 图自外媒

  方济各于24日抵达加拿大,将在该国进行为期六天的访问。除阿尔伯塔省Wài,他还将FǎngWèn魁北克市和努纳武特省De伊魁特等地。路透社指出,这也是自约翰·保罗二世2002年访问加拿大Yǐ来,罗马教皇时隔近20年后首次出访该国。

  

  当地时间7月24日,方济各在加拿大机场亲吻寄宿学校幸存者的手 图自IC photo

  原住民呼吁实质性补偿

  方济各的“历史性道歉”赢得了一些加拿大原住民De赞赏,他们表示,原住民一直都希望能得到教会的道歉,教皇此次做出的积极表态将为双方和解奠定基础。

  利特查尔德称,方济各“抱着深切的同情”聆听了关于教会Jì宿学校罪行的证词,这些证词描述了原住民的语言和文化是如何被加拿大政府Bō夺的,“但愿我们的Xiàng遇,以及Nǐ向我们讲述的话语,能给未来的许多代人带Lái真正的治愈和希望。”

  但更多原住民认为,仅仅只靠道歉并不足以抚平寄宿Xué校暴行造成的损失。路透社称,许多寄宿学校幸存者和原住民领袖都表示,他们还希望能得到实质性的补偿,包括归还被传教士送往梵蒂Gāng的原住民文物、追究施虐者的责任、向受害者家庭做出经济赔偿等。

  

  在现场聆听方济各讲话的加Ná大原住民 图自IC photo

  在现场参与活Dòng的寄宿学校幸存者伊芙琳·科尔克马兹(Evelyn Korkmaz)表示,“我等了五十年才Děi到这个道歉,今天我终于听到了……我感到高兴,也感到悲伤,感到麻木。”但她坦言,她更希望从方济各口中听到和解措施的具体计划,比如Gōng布有关Yù难儿童的教会文件。

  加拿大原住民大会(Congress of Aboriginal Peoples)主席埃尔Mò·圣皮埃尔(Elmer St. Pierre)则表示,方济各的道歉是朝着和解迈出的重要一步,但天主教会现在需要把重点放在赔偿和行动上,这样才能确保和解顺利实现。

  “现在是Tiān主Jiào会进行必要投资以保障个人和社区能够得到治愈的时候了,是让天主教会公开它的记录、帮助揭露寄宿学校背后的真相并找Chū无数失踪孩子的去向的时候了。”圣皮埃尔说。

  

  马斯克瓦西斯Yuán住民社区内的一座Gōng墓 图ZìIC photo

  一些原住民还呼吁天主教会放弃15世纪发出的一道诏书,该诏书为西方殖民者剥削原住民、夺取土地的恶行提供了“正当理由”。Měi联Shè注意到,方济各虽然承认了错误,但他在讲话中完全没有提到15世纪教皇诏书的问题。

  此外,方济各强调“传教士只是在PèiHéJiā拿大政府”的措Cí也引起了一些宗教学者的质疑。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滑铁卢大学的宗教和神学研究专家杰雷米·伯根(Jeremy Bergen)看来,方济各这一言论更像是在为MǒuXiē“教会Chéng员”请求宽恕,ér非为整个天主教会的行为道歉。

  Bó根告诉美联社:“这种想Fǎ认为,作为‘基督的身体’,教会本身是无罪的,所以当天主教徒犯下罪行时,他们并不是真正代表教会行事。”他补充说,Zhè一Shuō法其实极具争议,即使是在许多天Zhǔ教神学家之间都很难得到广泛认可。

  “文化种族灭绝”的罪证

  去年5月27日,加拿大Bù列Diān哥伦比亚省坎卢普Sī附近的一处原住民Jì宿学Xiào发现215具儿童遗骸,引起全世界的震惊。在那之后,调查团队又陆续在不列颠哥Lún比Yà省和萨斯喀彻温省的多处教会寄宿学校发现大LiàngMù穴。《纽约时Bào》称,找到De遗骸总数已经远远超过1000具,其中大部分都是Yuán住民儿童。

  这一可怕的发现,也再次引起国际社会对加拿大教会寄宿学校Nüè待原住民儿童历史的关注。

  19世纪末期,Jiā拿大政府为“Tóng化原住民”而Tuī行残Kù的教会寄Xiù学校政策,将原Zhù民儿童从家中和社区带Zǒu,强迫他们接受所谓的“白人教育”,禁止他们讲母语或进行文化活动。这一政策持续一个多世纪,加拿大政府直至上世纪90年末才关闭了最后一所寄宿学Xiào。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坎卢普斯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 图自Péng湃影像

  2008年至2015年,加拿大Zhèng府成立了和解与真相委员会(TRC),负责调查和记录印第ān人寄宿学校的历史,及其对原住民儿童和家庭造成的影响。根据该机构2015年发布的报告,有至少15万原Zhù民儿童被强制送入此类寄宿学校,大Duō数人都曾遭受过可怕的身体虐待、强奸、强迫劳动和其他暴Xíng。

  和解与真相委Yuán会的调查报告指出,这些由加拿大政府资助的学校实质就是在进行“文化Zhòng族灭绝”,目的是彻底摧毁原住民的文化和语言,“同化”这些民族使他们“不再作为不同的民族存在”,Cóng而摆脱对原住民的法律和财政义务并夺取其拥有的土地和资源。

  

  Pī强制送入Jiā拿大教会寄宿学校的原住民儿童 图自加拿大图书与档案系统

  但这些寄宿学校的具体运作情况却依然是一Gè谜团。《Niǔ约时报》称,这是由于加拿Dà的原住民Jì宿学校大Duō由天主教会运营,而教会的文件往往不会对外Gōng开,一些教Huì直到最近才开始逐步公布档案。

  加拿大莫霍克族律师、前真相与和解委Yuán会执行主任金伯Lì·默里(Kimberly Murray)就直言,由于牵涉到教团、教会、Jiào区等各种需要单独处理的不同实体,想要获Qǔ天Zhǔ教会记录文件的难度非常高。

  梵蒂冈的一名档案管理员也对《纽约时报》表示,每个教会都会单独保Liú自己的记录,这些文件通常Dū不会向罗马教Tíng共享。

  目前,加拿大原住Mín寄宿学校造成的死亡人数仍无法得到确定。真相与和Xiè委员会的调查认为,死在这些学校Lǐ的原住民孩子总数约为4100人至6000人。但委Yuán会前Zhǔ席、前加拿大参Yì员默里·辛克莱(Murray Sinclair)估计,实际死亡Shù字可能远Yuàn超过1万人。

  对于Zhè一历史罪行,加拿大已经Xiàng原住民做出赔偿的承诺。路透社Chèng,加拿大政府1月同意支付400亿加元(约合人Mín币2100亿元),作为对强制带走原住民儿童的赔偿。Jiā拿大天主教主教会议则已为幸存者筹集到460万加元(约合人民币2420Wàn元),该机构此前共承诺募集3000万加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Zài。